第一章 有理说不清

“蒋倩,你嫁进刘家都两年了,我就是养只母鸡都该下蛋了!实话告诉你吧,要是再生不出孩子,我就让我儿子跟你离婚,就他那样的条件,那小姑娘都是上赶着的……”

婆婆插着腰对着我横眉冷对,一脸嫌弃的模样,让我怒火中烧!

再忍不住,我出声打断她。

“妈!教唆自己儿子离婚,这是当老人的该做的事吗?!”

婆婆狰狞着一张脸,手指头就差指到我脸上了,扯着嗓子就吼道:“老娘要抱孙子!张家不行就李家,娶你不就是为了生孩子吗?”

对方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,我没心力再说话,到底是李鹏亲娘,跟她闹翻了对我也没好处,强忍心里的不耐,我尽量保证自己声音柔和,“妈,你想吃什么,包子行吗?”

婆婆却越发生气,怒瞪着我,大声斥责道:“你早起两个小时做点包子油条的会死吗?我儿子的钱是大风刮来的?一天天的,孩子生不出来,人还那么懒,我儿子娶你,简直就是倒了十八辈子的大霉!”

热脸贴在了冷屁股上,我气得不行,出声反驳道:“妈,我也是有工资的!我经济能力自主,没用刘鹏的一分钱!再说了,生孩子那是我一个人的事吗?”

“你工资高那也是我儿子有本事!对门的媳妇,可是才半年就怀上了!当初我就说过的,你屁股小,不容易怀孩子,刘鹏偏偏不听我的,这下好了,什么时候能抱上孙子!”婆婆恨恨瞪了我一眼,阴阳怪气说道。

得,遇上这老天太,有理都说不清了!

我拿起包就要出门,却被婆婆拽着胳膊。

“怎么的,做老人的说你几句就不耐烦了?”

对方一脸不依不饶,我只觉得头疼的厉害,可还是耐着性子劝道:“妈,你别无理取闹,现在时候不早了,你在家休息会,我出去给你买点早点。”

没想到老太太彻底不干了,当下就卷起裤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扯着嗓子嚎开了,“老伴死的早,我一把屎一把尿把儿子带大啊!好容易成家了,媳妇容不下我了,老人的命,怎么那么苦啊……”

我彻底看呆了眼,心里憋着气,我站在一旁看着婆婆还打算做什么。

气氛正尴尬的时候,刘鹏背着公文包一脸疲惫进来了。

婆婆越发嚎的厉害,一把鼻涕?一包眼泪吼着,“这个家我待不下去了!老伴啊,你怎么不带上我一起走啊……”

脑袋晕乎,我还没来得及有反应,刘鹏走到我身边,陪着小心说话了,“我妈养我那么多年不容易,就算她有什么不对,看在我的面上,你别计较。地上凉,委屈你跟她道声歉,行不行?”

满腔怒火得不到发泄,我气的不行,可看着男人小心翼翼的模样,还是软了心肠。

老人嘛,让着她点就是了。

“妈,我错了,你别计较,快起来吧,地上那么凉。”我走到婆婆面前,恭恭敬敬说道。

婆婆顺势起来,抹一把鼻涕,一边亲昵的挽着刘鹏的胳膊,一边扭头冲我得意道:“儿子是我的,当然是站在我这边,以后别想着乱花钱!行了,去做饭吧!”

刘鹏瞟了我一眼,极快的垂下了头。

我心情复杂起来,脑袋越发晕乎的厉害,顾念着刘鹏面子,我勉强答应一声,系上围裙就往厨房走去,可眼前一花,没走几步便一头栽倒在地上……

再次醒来,是在医院里。

刘鹏满脸欢喜握着我的手,兴奋说道:“你怀孕了,我们有孩子了!”

孩子?

我还没反应过来,婆婆在一旁阴阳怪气开口了,“哪个女人不生孩子?谁像你那么折腾?一个救护车两百多块钱啊!都不带心疼的!回家!”

硬邦邦丢下这两个字,婆婆头也不回离开。

刘鹏愧疚的看我一眼,好言安慰着,“我妈就是节俭惯了,你放心,现在你怀着孕,日子会越来越好的!”

脑袋像是被人塞了一团浆糊,我胡乱点着头,跟着刘鹏回了家。

“老婆你放心,我会跟我妈说的,这段日子,她一定会好好照顾你。”

刘鹏信誓旦旦保证着,之后就去了婆婆房里,大半天过去,他像个得胜的将军出来告诉我,“都说好了,你就负责好好休息。”

我将信将疑,刘鹏不断在旁边逗我开心。

没一会儿,他单位打电话过来通知加班,他套起外套便匆匆离开了。

“出来吃饭,你不吃,我大孙子也得吃!”

婆婆扯着尖锐的嗓子吼着,我应声出去。

鸡鸭鱼肉,婆婆下厨从未有过的丰盛。

席间,她时不时就夹菜到我碗里,没了以往的挑剔,我终才放下心来。

也许有了这个孩子,真的是春暖花开了。

可舒心的日子没过多久,就有了变化。

从餐餐丰盛,到只有刘鹏在的时候炒菜,我累了一天回到家,往往是吃方便面,甚至是剩菜……

体恤婆婆辛苦,我也没说什么,可三个月刚过,她就开始作妖了。

早上吃完早餐,我跟刘鹏同时出门,准备去上班,却被婆婆拽住了胳膊。

“我约好大夫了,你马上跟我去做检查。”

对方兴致勃勃,我却满心疑惑,一边试图挣脱,一边开口问道:“产检还不到日子啊,做什么检查?”

婆婆瞪了我一眼,越发大力的牵制住我,不耐烦道:“当然是看看你肚子里是不是男孩!要是个丫头片子,不是白白让我辛苦那么久!”

女孩就不是刘家的孩子?

压下厌恶,我冲着婆婆露出讨好的笑,“妈,我快迟到了,再说了,男孩女孩不是一样吗?”

说着,我扭头冲着刘鹏挤眉弄眼,示意他帮忙。

可刘鹏像是没看见一样,丢下一句,“既然妈想知道,那你就去做吧,也没什么。”便打开门出去了。

听到刘鹏的话,婆婆越发兴奋,拽着我的胳膊就要出门。

农村妇女壮劳力的劲儿啊!我怎么挣脱都挣扎不来。

没办法,我被带到小胡同里的小诊所。

简陋粗糙的医疗环境,一个中年妇女带着个老花镜,指着单板床吩咐道:“躺上去。”

我下意识就觉得不靠谱,可耐于婆婆压力,只能照做。

机器许久都没打开,粘滑的液体在我腹部来回打转,过了一会儿,中年妇女揽着婆婆出去。

第一章 有理说不清
1/5
字号
A-
19
A+
默认
背景
上一章
目录
左右翻页
夜间
下一章